欢迎您访问哈巴河县人民政府网!
首页 > 魅力哈巴河

当冬季遇上白桦林,我们进入了童话世界

时间:2019-02-28      来源:哈巴河零距离      作者:    保护视力色:       

  一条被雪洗过的路,干净的找不到一片秋天的枯叶;一群不顾随之招来横祸的麻雀,站在路中央吃着在秋天遗落的小麦或油葵;一条从秋天流来的河水,被雪半遮半掩,轻缓而自由地流淌;一片感受时光的静美的白桦林,一片纯白。

 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白的雪,白白的雪落在静静的村庄。从秋天走过的白桦树,此时正专注的看着蓝天,白云,专注地守护着冬的宁静。

  白桦林,在哈巴河县境内,背靠阿尔泰山,仰躺在额尔齐斯河畔,素有中国第一白桦林的美誉。

  人生第一次看见白桦树。当时只感觉白桦树很白,跟落在地上的雪一样白,却不知道,那叫白桦树。3月,按理说应该是春天了,而生在北方的哈巴河,此时离春天还得有几个坡要爬,几个沟要跨,几个湾要转。

  白桦树,在哈巴河算是常见的树种之一。长在哈巴河的白桦树,都是自然生长的,很少有人栽种过白桦树。长白桦树的地方,水源是很充沛的。哪里有水,白桦树就长在哪,哪怕是悬崖峭壁,也是可以长的。在哈巴河,只要有水的地方,固然是绿洲,白桦林就是绿洲的一份子。

  白桦林的冬天和夏天是很长的,秋天和春天,一场风就刮跑了。

  夏天,远远看去,像一望无际的麦穗,在静默的时光里摇曳。冬天,远远看去,像一张偌大的丝巾,包裹着泥土的香气。

  白桦树的叶子很细,枝条较为柔软。枝条上的叶子,有风时,像一只只飞舞的蝴蝶,无风时,像一个小姑娘的辫子,呈现一种动态与静态的细微之美。吹动的叶子,叶子靠着叶子,叶子挤着叶子,又像拥挤的海水,掀起了,拍打着清新的空气,拍打着流窜到桦林的星星,拍打着雪花的静美。

  在白天与黑夜之间,铺展的绿色与金色,像位调色高手,把单调赋有色彩。白桦树的树皮,它们不会因为季节而改变,或是因为烦恼与苦恼而改变,白的如天空的一朵白云,聚拢在额尔齐斯河畔。

  如果说白杨树忠诚,白蜡树真挚,胡杨树坚韧,沙枣树宜人的话,白桦树则是纯洁。

  白桦林,是掉入人间的白玉,怎么看,都是温润雅致的,都是绝美难忘的。徜徉在白桦林,你可以跟鸟对话,跟溪水述说,找回心跳的声音。

  白桦林的美,我说不出它美在哪,更说不出它哪里不美。

  到过这里的风纯粹,到过这里的云纯净,到过这里的雪纯正,到过这里的人纯洁。

  白桦林,它就是一个大大的口袋。它可以装下季节的绚丽多彩,也可以装下牛羊粪便;它可以装下风霜雨露,也可以装下袅袅的炊烟;它可以装下朦胧的月光,也可以装下闪闪的星星。

  我曾经在歌里找过白桦林,它总是用炊烟吸引着我,我曾经在梦里找过白桦林,它总是用醇香的奶茶把我灌醉。

  我很喜欢坐在白桦林的木栈道上,或是靠近哈巴河河边的石凳或裸露的石块上,静静地发呆,静静地看看树叶的婆娑,静静听听河水或是看看水里游动的鱼儿。

  有人老说桦林的秋天很美。可在我眼里,桦林的美,是不分季节的。我可能错过桦林野花开放,我可能错过桦林蘑菇生长,我可能错过桦林小鸟的繁衍,我可能错过桦林一群小羊的路过。

  而当我靠近桦林,走进桦林,错过的美,与我眼前桦林给我的美,逊色多了。

  世间,没有什么比亲临感受更美的东西了。一段弯曲的木栈道,一座木质的小桥,一座卧在河边的亭子,一座白色的毡房,构成了一副百看不厌的画卷。

  一步一画,一步一景,全装进眼里,装进心里,装进梦里。在白桦林,我喜欢一个人漫游,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,在桦林的深处,打捞一段优雅静美的时光。

  美好的事物,我们是无法带走的,但可以收获,正如秋天可以收获金色,可以收获快乐,可以收获满足。所以在桦林的每株草,每株花,每滴露珠,每片雪花,都是灵动的,都可以与情贯通,与心交融。

  白桦林,是上帝在哈巴河的一双眼睛。它深闺在距离海洋很远的地方,却有雪的爱戴,哈巴河的爱戴,乃至哈巴河人的爱戴。

  此时,我坐在一个阳光无限美好的下午当中,翻看朋友发来白桦林的相片,我闭上眼睛,开启了我的白桦林之旅……

  白桦林又来了一场雪。雪下的沸沸扬扬的,下的没完没了的,从清晨下到傍晚。

  我好像听见,雪滑落的声音,听见孩子追赶的声音,听见相机咔嚓咔嚓的声音,还有鸟鸣狗吠羊叫牛嚷的声音。

  还有一颗心跳的声音。